500書堂網 > 武俠仙俠小說 > 人發殺機天地反覆 > 第二百六十四章 反噬

第二百六十四章 反噬

    “?!”

    幾個突然正面看到了那轉過身的藍衫老人面容的家丁,齊齊驚駭出聲,有膽子小些的幾乎雙手撐在地上就朝后倒退。

    面前這老人,他們其實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,李家的天,他們的大老爺李元。

    許多人不少要么就是服侍過,要么就是被他們的大老爺李元提點過,看著一步步長大的。

    可這些人從來沒有見過自家老爺這番模樣,一身藍色的長衫無風自動,微微激蕩著,看著干瘦佝僂的身軀,似乎無形之間拔高了不少。

    臉上一邊是蒼老枯槁的面容,一邊卻是白色的森森骷髏頭,幾乎看不到半點皮肉。

    舉手投足間,更是能夠聽到一陣細微的虎嘯龍吟之聲。

    那種沛然的氣勢,僅僅只是站在那里,就叫人產生一種不可直視的莫名威勢。

    更為令人震怖驚恐的是,李家家主李元的雙目,赤紅如血,仿佛有紅色光芒溢散出來,有一種奪人心魄的詭異感。

    其實他們此前已經多有配合著李直來制住“發病”的老太爺的事情,可從來沒有一次如今晚這般,見到老太爺的面容上的皮肉脫落,宛如妖鬼。

    那種駭人的模樣,若非有李直在場,恐怕這一下就已經跑了個干凈。

    “吼——”

    李元張著嘴發出了一聲低低的嘶吼,嘶吼的聲音并不大,可聽在人耳里,只讓心神震顫,連站都難以站穩。

    “父親,快醒醒,是孩兒在這里!

    李直看著自家老父的模樣,臉上雖有驚慌的神色,但并未如同其他家丁一般被嚇得手足無措。

    反而超前走了幾步,砰地一下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李家家主李元似乎被李直的聲音吸引,微微超前探身低下了頭。

    啪啦啪啦——

    火光通明的房間內,有一塊塊細微的碎肉從李元的臉上跌落了下來,本來不過是半張露出白骨森森的面孔,到了此刻已經有大半張看不出皮肉的痕跡。

    “父……父親……”

    李直望著靠近自己那猙獰丑陋的面容,聲音微微發顫。

    背在身后的手,卻無聲地朝站在后方的中年管家打了個手勢。

    那中年管家喉結滾動,似無聲吞咽了一口口水,繼而微微側頭,朝著一旁幾個從驚駭之中稍稍緩過神的家丁又眼神示意。

    “父親,孩兒答應父親,明年春闈定然名列三甲,入翰林院,分潤大周氣運,以解父親困厄!

    李直微微顫抖的聲音繼續響起。

    在李直身后哪些緩過來的家丁,則趁著老家主李元將注意力集中在李直身上,腳步悄然地再度撿起網繩和鐵索,似乎想要故技重施。

    嗆啷!

    一個家丁拾取鐵索時,不經意地發出了一聲金屬脆響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李元驀然抬頭,發出一聲若有若無的咆哮,紅色的雙眼再度涌現出血光,干瘦的身軀仿佛又一種恐怖的力量在不斷提升。

    “父親,請恕孩兒不孝!

    正跪在地上的李直驀然喊了一句,忽然整個人合身朝著李直撲了過去,雙手死死抱住李元的下半身。

    “快!”

    后面站著的管家見狀,急忙朝著周圍那幾個家丁喝道。

    眾人登時齊齊再度涌上,鐵索和套網朝著一張面容漸漸化作骷髏狀的李元扔了過去。

    只是不等這些鐵索和套網落在李家家主身上,對方雙手張開,宛如家主一般的手爪猛然一揮。

    砰砰砰——

    六七個拉扯著另一頭的家丁再度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這一次,比先前摔得還要重,木制的家具和各種花卉花盆打翻了一地。

    只是即便這般動靜,整個李家的內宅之中,也無其他人靠近。

    面孔已經完全如骷髏模樣,雙目深處卻仿佛又兩團紅色火焰燃燒的李元,又猛地抬起一腳,將李直整個人踢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李直倒跌在地,望向仿佛一具骷髏架子穿著長衫的父親喉嚨一甜,吐了一口鮮血。

    “少爺,少爺,這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摔得七葷八素的中年管家神色凄惶,語帶哭腔地爬到了李直身邊。

    “父親遭受的反噬已經到了肉化白骨的階段,再這般下去,清醒的時間越來越短,早晚要淪為,要淪為……”

    李直眼眶通紅,雙手僅僅握成拳,顯得心中難受異常,可是一股巨大的無力感同時又涌上心頭。

    看著向來敬愛有加的父親,一步步淪為怪物,那種折磨和疼痛,簡直難以言喻。

    如今這般狀況,除非他立刻就中了進士,得入翰林院,否則都是無用。

    且此刻,眾人再次,想要阻攔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咔嚓咔嚓——”

    仿佛是骨骼摩擦發出的脆響響起。

    宛如一具骷髏架子穿著衣服的李元,身體慢慢動了,看著動作并不算特別平穩,整個似一陣風就會吹倒一般,可有偏偏行走自如,正在一步步邁向大門。

    “不行,快攔住父親!”

    李直強撐著站起身,再次呼喊一聲,似乎想要讓其他家丁一起將李元阻攔住。

    以李元此時的狀態,不論是被外人所知曉,還是在毫無理智造成的傷害,后果都是無法承受的。

    若是驚動了朝堂,那后果簡直不堪設想。

    可在場不論李直還是那些家丁,幾乎都沒有人能夠站起身,即便家丁之中,有些傷勢較輕的,眼看這等情況,也寧愿哼哼唧唧躺在地上裝死。

    眼看李元一副鼓樓架子披著寬大的藍色長衫走到了門前,忽然間,外面一陣狂風陡然倒灌進了房間內。

    門前不知何時站了一個年輕書生,神色淡淡,絲毫不為李元的骷髏身軀所動,反而眼里帶著幾分審視和趣味昂然之意。

    “裴兄?!”

    李直揉著眼睛,看清了那書生的模樣,微微一愣,脫口喊道,“裴兄如何在此處!

    可話剛說完,隨即又臉色大變,急忙喊道:“裴兄快快讓開,家父遭術法反噬,如今化作白骨骷髏,不認生人!

    “原來是這樣!

    裴楚站在門前,看著一步一步朝他靠近的白骨骷髏,絲毫沒有半點閃避的意思,反而沖李直笑了笑,“李兄莫怪,我夜來多夢,未曾入眠,聞聽得動靜方才到此!

    他在內宅的院墻上已經觀察了許久,不過卻不好直接說,他比李直還先一步就到了內宅。

    裴楚話一說完,目光投向了在他面前站著的李家家主李元,在裴楚眼里,此刻的李元當真是有些……怪異!

    這個怪異不單是對方化作了白骨骷髏,而是裴楚能夠從對方身上看到濃郁的死氣,又或者可以說是陰寒氣息,顯然起主人此刻已經可以當做陰邪鬼魅來對待。

    但偏偏,其體內又有一股綿延浩大的力量在支撐著,使得其并未完全淪為
美女野兽捕鱼游戏下载 601877股票行情 江西多乐彩今日开奖 内蒙古11选5几点结束 广东11选5技巧有哪些 广东快乐十分100期 福彩双色球正版下载安装 理财平台可信吗 腾讯分分彩走势图 成都股票配资 锦江 彩票玩法详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