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00書堂網 > 都市言情小說 > 嫡女重生之賴上太子爺 > 第479章 報應

第479章 報應

    479

    葉愷心里的確是這樣想的,在葉愷心里,這件事就是他的責任,否則的話,他也不會收了杜鵑了。

    “難道不是嗎?為父的確是做錯了事情,事到如今,為父也不想多說什么了,這件事到此為止吧,為父不過是納了一個妾室罷了!比~愷很顯然不想再提。

    “女兒不過不忍心看著父親的英明毀于一旦罷了,父親若是想知道事情的真相,盡管審一審您身邊的小廝就是了!比~淺懿提議道。

    葉愷是何等精明之人,聽到葉淺懿說這話,立刻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他身邊竟然出了吃里扒外的人了。

    葉愷一心只想著,他酒醉,加上陳氏讓杜鵑來給他送了燕窩,這都不是杜鵑自己找來的,所以自當是他強迫了杜鵑。

    所以他才會有這個決定的。

    現在看來,竟然不是這么回事兒了?

    既然葉淺懿說出了這話,他自然一下子就能想到,到底是誰吃里扒外了。

    肯定就是當晚上夜的小廝來順了。

    葉愷當著葉淺懿,也沒掩飾,直接把來順給找了來。

    來順剛才去見了杜鵑。

    杜鵑也沒想到葉愷會對她如此不客氣,直接就讓她走人了。

    不都說老夫少妻好相處嗎?

    她即便是撒嬌耍癡些,也不至于如此吧。

    可這杜鵑就沒想過,她在葉愷心里,當真是什么都不算的。

    不過是個丫鬟罷了。

    來順告訴了杜鵑葉愷的話,杜鵑也是委屈的不得了,只是求著來順幫幫她。

    可來順哪里還敢?

    來順一開始幫著杜鵑,到底也是覺得杜鵑若是真的做了葉愷的姨娘,他也能跟著沾光不是。

    來順雖然葉愷身邊的人,可到底并不是被器重的。

    自然也想尋個靠山了。

    他也是在府里沒有靠山的人,是后來被賣進侯府的,若不是會來事兒,會鉆營,斷然也得不到這么好的活計。

    這人也都是想要往上爬的。

    這杜鵑有相貌,又對他拋出了橄欖枝,所以來順就與她合謀了。

    如果早知道這杜鵑這么不中用,他才不會趟這趟渾水呢。

    來順也是死活不肯了,只是讓杜鵑快些走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打發了杜鵑,沒想到侯爺又找他過去。

    侯爺這臉色不太好。

    來順算是會來事的。

    見到侯爺心情不好,他也不多說一句,就是低眉順眼的站著。

    這來順看起來十分老實,而且也會來事,所以葉愷才挑了他到身邊來伺候的,卻沒想到竟然是這么不安分的一個人。

    “說吧,你是如何吃里扒外的?”葉愷直接冷聲問道。

    對于這樣的奴才,葉愷真的懶得多看一眼,若不是要問清楚,他怕是直接要把人給攆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奴才不敢!眮眄樀降啄昙o也不大,被葉愷如此逼問,早就六神無主,直接跪倒在地,連身子都深深的伏在地上,不敢抬頭看葉愷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挑戰本候額耐心,本候問你,你就如實回答!比~愷不耐煩的說道。

    來順知道完了,自己肯定是暴露了。

    這本來也不是什么查不到的隱秘事情。

    不過是侯爺沒想著查罷了。

    既然侯爺想到了,只要一問,就可以水落石出。

    他此刻也真是后悔莫及,早知道,就不該趟這趟渾水了。

    來順真是懊悔的不得了啊。

    “奴才該死,奴才是豬油蒙了心,才會做錯了事情,請侯爺饒了奴才吧!眮眄樬s忙磕頭求饒。

    “說實話,一個字也不許隱瞞!

    此刻的來順哪里還敢隱瞞,自然是一五一十的全都說出來了。

    其實來順知道的也不多,做的也不多,就是把葉愷那日醉酒的事情告訴了杜鵑,而其余的全都是杜鵑自己算計來的了。

    這很容易,陳氏知道葉愷在書房里歇下了,因為之前葉愷說好是到陳氏這里休息的,沒去,自然是要知會一聲的。

    陳氏早就燉好了燕窩,本就是給葉愷服用的。

    葉愷沒來,杜鵑只不過是推波助瀾了幾句,陳氏就讓杜鵑把燕窩給送去了。

    所以杜鵑去的是順理成章。

    葉愷的人并沒有告訴陳氏醉酒了,陳氏也不知道,只是覺得天色晚了,她若是親自去了,少不得驚動不少人,所以才讓杜鵑去的。

    這就是杜鵑的陰謀,說到底,也不是多復雜的陰謀,利用的,也不過都是人心罷了。

    她還是得逞了。

    來順只說了自己知道的。

    葉愷就全都串聯起來了。

    “來人,把這個吃里扒外的東西趕出侯府!比~愷吩咐道。

    葉愷也不是草菅人命的人,況且來順也不是貼身伺候他的,這樣的奴仆趕出去也就完了。

    至于以后造化如何,就是他自己的問題了。

    葉愷到底也沒把事情做得太絕了。

    來順沒想到侯爺會給他一條活路,就他這樣的奴才,做了吃里扒外的事情,被打死都是輕的,可侯爺卻饒了他一命,只是把他趕出去,說到底,也算是念舊情的了。

    來順心中十分感激,到底也沒敢求饒,給葉愷磕了幾個頭,就走了。

    葉愷心中怒火翻涌,這個賤人,竟然算計到他頭上了。

    說到底,葉愷也是太自信了,覺得杜鵑不敢算計他。

    畢竟在這侯府里,算計過他的丫鬟也不少,最后什么下場大家也都知道。

    近幾年里,已經根本沒有丫鬟敢爬床勾引了。

    而杜鵑又是陳氏的人,他是真的沒想到這丫頭
美女野兽捕鱼游戏下载 个人如何用股票融资 好彩1中奖规则 专业配资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福利快乐双彩 中国铁建股票 辽宁快乐12中奖助手 如何计算股票涨跌空间 彩票官方老平台 11选5破解计算公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