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00書堂網 > 歷史軍事小說 > 承包大明 > 第四百七十二章 入戲太深

第四百七十二章 入戲太深

    其實資本家談判來來回回,大致也就兩招。

    其一,表面上是給你多個選擇,但其實只是給你一個選擇。

    其二,先拋出一個非常理想的價位,然后再慢慢談。

    這兩招看著是簡單,但花樣百出。

    郭淡這一回采取的明顯第二個套路,但是這回他倒著用,他給出一個比底價更底的價格,然后再慢慢往上談。

    其目的就是要勾引大臣們上鉤,讓他們覺得這是一個機會,拼命的推進此事。

    主要還要掩飾他們的海外計劃,這海外計劃還未成型之前,決不能讓別人知曉,否則就全完了,就算放開海禁,憑什么讓郭淡去壟斷,如果一開始就指定天津衛,那么大臣們肯定會懷疑,這事是很難成功的。

    萬歷只是微笑地點點頭。

    如這種事,他身為皇帝,自然不便明說,這君無戲言!

    但他心里其實很爽,以前總是他被大臣們忽悠,如今情況完全調轉過來,大臣們全部落入坑中,成他的幫兇。

    “啟稟陛下,卑職還有另一事稟告!

    郭淡突然拱手道。

    萬歷問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郭淡道:“陛下,我們要出海,其目的在于與弗朗機人打交道,這知己知彼,方能百戰百勝,而最近卑職知道一位名叫利瑪竇的弗朗機傳教士身在肇慶府,卑職懇請陛下允許利瑪竇來衛輝府,到時卑職會派人向他學習弗朗機的語言,以及吸取他們航海的經驗!

    萬歷沉吟少許,然后道:“關于這些傳教士,朕之前也有所聽聞,他們那什么教,朕也不是很清楚,故而朕才下令限制他們得行動,朕可以允許他去衛輝府,但必須要嚴格限制他傳教,若是他想要傳教,也必須基于儒家經典之上!

    自明以來,就是不準有自己的想法,八股文的基礎就是一切都必須代圣人言,不能我以為,只能圣人以為,萬歷的意思就非常簡單,不能說上帝、耶穌、圣母瑪利亞認為該怎樣,必須是圣人認為上帝、耶穌、圣母瑪利亞怎樣怎樣。

    用儒家經典來解釋天主教?這...這恐怕也只有萬歷干得出來。對天主教非常熟悉的郭淡,差點沒有笑出聲來。

    萬歷問道:“怎么?不行嗎?”

    “?行。陛下說得當然行!惫溃骸氨奥氈涝撛趺醋隽!

    萬歷又擬寫一道手諭,傳令肇慶府,如果當地有一名利瑪竇的傳教士,立刻召他來衛輝府。

    不用想也知道利瑪竇肯定愿意上衛輝府,他就是想來中原傳教,只不過明朝有明朝的規矩,這外來人士必須得嚴格控制住,可不輕易走動,凱瑟琳她們能夠來京城,那也是因為潞王,否則的話,想要虜獲來京城,也是比較困難的。

    而對于改藩一事,他們并沒有過多得交談,因為關于這事,他們都已經談了一年,計劃已經是非常成熟,就等著對方來鉆。

    而且他們一定會鉆進來的。

    因為雙方的格局已經不在一個層面上,考慮的就不是一回事。

    萬歷雖然沒有太祖那般雄才大略,但是他非常謙卑,且又非常貪財,這可是很多皇帝都不具備得,他才不覺得什么中原地大物博,什么天朝上國什么都有。

    他對于自己國家,就只有一個概念---窮。

    這導致他是有掠奪的心態的,只不過沒有遇到郭淡之前,他掠奪的格局很小,也都上不得臺面,一般就是敲詐,勒索,甚至做個伸手黨,問這個要,問那個要。

    遇到郭淡之后,他突然發現,自己的無上權力再配合郭淡的能力,那簡直就是天作之合,斂財術中的葵花寶典。

    而且都是高大上的手段。

    他已經將目光轉移到海外那白花花的銀子,金燦燦的金子。

    而反觀申時行他們,格局依舊,一個字---省。

    這錢是省出來的。

    如果能夠削弱藩王的待遇,那么可以省很多很多錢。

    如今就有著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,且郭淡提出的計劃,那是深得人心,他們覺得這完全是可以操作的。

    他們都在觀望,看看萬歷到底跟郭淡談得怎么樣?

    他們也知道衛輝府的錢多半是萬歷的,萬歷應該會做出一些妥協的。

    然而,結果令他們非常失望,郭淡回去之后,是閉門不出,潞王也躲到慈寧宮去了,萬歷也沒有給出一個下文。

    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生過。

    這一幕又是何其熟悉。

    你們姓什么朱,姓龜算了。

    這大臣們可是不干了。

    你們這也太過分了,潞王違法違紀,我們都還沒有要求懲罰他,只是讓他去就藩,你們又不讓他去就藩,又不給大家一個說法,這怎么能行。

    這我們絕不答應。

    大臣們開始上奏,要求給予潞王懲罰,而且每一道奏章都提到郭淡,都是建議萬歷采取郭淡的提議,讓潞王改藩,去嶺南。

    不僅僅是御史沖鋒陷陣,就連閣臣也都帶頭上奏,他們都想借此事,從側面去要求朝廷改變藩王制度。

    這其實也可見文人是一個非常矛盾的群體。

    他們的信仰中,是有尚古因子的,因為孔子就非常尚古,一直都希望恢復周朝禮樂,這懷舊情懷有時候是非?膳碌。

    他們一方面口口聲聲說這祖制是不能輕易違背的。

    但他們的理智又告訴他們,這祖制必須得改。

    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臉嗎?

    但這也不能怪他們,因為他們所學,都是統治者制定的,里面就是這么說得。

    好在這回有郭淡。

    這以前他們對于藩王制度,畏首畏尾,就是因為藩王涉及皇室,涉及到祖制,這都是非常敏感的。

    但是如今有郭淡頂著在前面,他們當然就不怕,反正元兇是郭淡。
美女野兽捕鱼游戏下载 闪电配资 什么彩票软件开奖速度快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手机版 可换股债券 今天河南快三预测号码 十一运夺金助手彩乐乐 300015股票行情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查询果 什么板块股票推荐 四川金7乐开奖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