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00書堂網 > 玄幻奇幻小說 > 穿越的美顏手機 > 第五十四章 李悠的未雨綢繆

第五十四章 李悠的未雨綢繆

    一個小山頭上,一只黑白相間的食鐵獸,懶洋洋的用一種極為不雅的姿勢,攤在地上曬太陽。

    旁邊,一個樹樁劈削成的簡單椅子上,李悠抱著手機正在頭疼。

    思路其實是好的,魔種這種神奇的存在,本質李悠并沒搞清楚。手機優化出的功法,極為完美完善,但相應的,也就意味著缺乏那些功法形成和演變的過程。照著學沒問題,但想反向推導出功法的本質,卻也近乎不可能。

    但是,有一些東西李悠還是確定的。首先是這魔種有著強烈的個人特色,這也就決定了,這玩意兒可不是什么容易消化的東西。其次,力量體系都是有著針對性的敵人的,而魔道功法,最根本要對付的恰恰是域外天魔。

    其實李悠現在對魔種的種種利用,在魔道中都算是歪門邪道。這魔種最根本,最正統的用法,其實是誅魔奪道的一種升級形式,是一種更高效,更徹底的對天魔的掠奪手段。

    所以自己被尼唯吞掉的那枚魔種,極大的概率應該還在。當然了,受到了壓制也是必然,否則自己不會感知不到。

    李悠現在要做的是盡量增強和魔種間的聯系,試圖把握住那縷似有似無的聯系,找出尼唯的所在。而李悠之所以這么用心,是因為他很清楚,這個尼唯的麻煩還算好。真正的大麻煩是那只被自己親自種了魔種的饕餮。

    那顆魔種可是李悠精心培育的,是放在游戲世界里當武學指導的存在,其中蘊藏了大量李悠的知識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那只饕餮至今沒有露面。這說明什么?說明那個饕餮很有可能已經控制了魔種,抑制住了貪念,成為了更可怕的存在。這樣一個隱藏的敵人才更讓李悠如坐針氈。

    當然了,李悠想破腦袋也想不到那個饕餮不但沒控制住貪念,還對通天橋建木下了嘴,現在全族被滅,只留一縷殘魂不知了去向。

    所以李悠想要在這個世界解決所有的問題,否則放任那只饕餮回去,可就是人族的大麻煩了。

    只是思路沒問題,但難度...任何一門傳承,都需要投入大量的精力,去研究,去精通。臨陣抱佛腳,事實證明,李悠想的有點簡單了。

    但是沒辦法,想抓住一個擅長隱匿和蒙蔽的天魔,實在沒有什么其他的好辦法了。李悠也只能抱著《人心種魔**》的功法,絞盡腦汁,期待萬一的可能。

    可就在李悠腦漿都快木了,黑大爺也等的無聊透頂的時候,一股詭異的氣息從李悠身上冒了出來。黑大爺下意識的炸了毛,瞬間進入了戰斗狀態,腥紅的雙眼死死盯著李悠。

    李悠感知敏銳,自然也第一時間察覺了這股氣息。只是,這氣息似乎和自己有關聯,但又無關,應該不是自身散發的,那是...趕忙檢查身上,是什么東西出了狀況。

    很快,李悠一甩手,儲物空間內飛出一塊石碑,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正是之前火種變的那塊無字石碑。而現在,原本青白色的石碑,向外散發這黑紅色的不祥氣息,一道道血痕一般的裂紋,在石碑上組成了一些簡單的圖案。

    “小子,這是什么玩意兒?”

    黑大爺語氣中微微有些發顫。毫不客氣的說,這是嚇的。哪怕無法無天的黑大爺,面對這樣的氣息,也有一種發自心底,本能的敬畏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我之前給你說的火種,不過后來有了變化,有點脫離的我的掌控了,F在我也說不好了!

    李悠死死的盯著石碑,隨口回著黑大爺的問話,而心神已經完全被石碑吸引了。

    之前石碑有點神物自晦的意思,本質太高端,一旦沒有任何能量外泄,李悠連觀察分析都做不到。無論神識怎么掃描,都和一個普通山石雕刻石碑沒有任何區別。

    而現在,有了變化,李悠才終于有機會窺探一二這石碑的底細。

    其實說窺探并不準確,更準確的說是石碑在主動的向他展示一些信息。那些血痕一般的裂紋,竟然是一種類似道紋,能夠跨越種族文明,傳達某些信息的一種文字。

    哪怕李悠并不懂這種文字,但是神識一接觸,卻并不會曲解其中蘊含的意思。就像看到火,就能想到光和熱,看到雪花,就能想到寒冷與冬天一樣。這種文字很簡單,很直接的傳遞信息,直接順著李悠的神識,烙印進了識海中。

    原來如此,但...怎么可能。

    被天上掉餡餅砸到是什么感覺?別的不敢說,暈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李悠現在就是,除了暈,已經無力思考其他了。

    這就像本來就想撿點廢銅爛鐵換倆零花錢,誰知道挖出一個大金礦,這樣的強烈沖擊,換誰也暈。繞是以李悠的養氣水平,都有點扛不住了。

    那個火種,李悠是很看重。在他看來那就是種族氣運的一種特殊形態,兼具了一部分冥土地府的功效,也只是大千世界,自己見識少罷了。所以他刻意扶持獸人族,就是想通過這個種族的進化強大,進一步養大火種,旺盛種族氣運。和養豬差不多,最后去天道那里換筆好收入。

    但是,現在才發現,自己玩大了。

    這個石碑就是這個小世界天道的具現和凝聚之物,這就是天道。這就太超脫李悠的認知范圍了,在他的認知中,天道無形無質,有識無意,是一種他現在還無法理解的存在。

    但現在,一個小世界的天道卻凝為一座石碑,就在面前,還在嘗試和他溝通。這實在讓李悠無言以對。

    其實,這也真不怪李悠少見多怪,能發生這樣的事,是無數意外與巧合共同產生的結果。在宇宙的萬千世界中,也屬罕見至極的特例。

    天道本身只是一個世界所有生靈生存進化的某種意識共同體。如果沒有外力干擾的話,其有著一定的運轉規律,會在漫長的歲月中逐漸的優勝劣汰,滾動式的發展壯大。

    但這個世界隨著成為了妖族千年大比的場地,本來命運已經注定了。隨著大量先天神靈的死亡,神格本源被奪,成為李悠他們世界天道的養分。這個世界注定了滅亡,只能靜靜的在虛空中等待著下一次成為世界的機會。

    掠奪,
美女野兽捕鱼游戏下载 体育彩票飞鱼玩法 天津快乐十分现场直播 内蒙古11选五投注玩法 青海体彩十一选五近100期 安徽11选5开奖视频直播 福建快三基本走势图 百度 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 广西11选五网站 安徽高频11选5开奖结果 赌博连赢一个月